10月5日深夜,先锋集团公告,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9月18日在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终年48周岁。

张振新去世的消息此前便已在金融圈内广泛流传,甚至曾有“假死”以逃债的论调传播;当网信官微正式发布张振兴死亡讣告后,金融圈掀起轩然大波,一时间各大网络媒体互相转发张振新去世消息。

但是张在去世前后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微博在去世后两天就被注销、打着出借人代表的“19人工作组”在网信官微发布讣告12分钟之内就发文维稳;各大媒体曝光的张振新去世当天的详细情况时却和网信公布的死亡时间不一致(网络媒体为19日身体不适,然后去世,网信官微为18日去世);9月18日去世但是却在10月5日才发布此消息(要知道国家重要级别人员从去世到消息发布最多也就三四天时间);网信爆雷后的事态发展和海航很类似(爆雷后,最高高管都在国外离奇死亡);在爆出张振新死亡前一段时间,北京一正部级金融领导被降职为一级调研员

中央委员刘士余严重违纪 从正部级降为一级调研员

种种迹象不得不让广大出借人认为张有诈死躲债的嫌疑。张的突然死亡涉及到到的利益是否只是个人的利益那么简单。或者背后是否还有更为庞大的家族利益、政商利益,我们不得而知,也不能随意猜测,但是作为一个出借人,网信、先锋仍旧欠我们一个交代。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道声明、一张死亡证明、就能说真的死了吗?是否他本人在一年前或更长的时间前就知道自己离开中国土地了呢?是否存在拿自己国家百姓的钱去其他国家,然后预谋说自己死了?同时我们还需要积极准备报案材料,积极推动立案,让政府积极介入推动回款。

针对目前网信的事态发展,广大出借人仍旧需要团结一致,抱团取暖,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向政府传达出借人的担忧;广大出借人也应该一致抵制网信出借人委员会,因为不管是谁都不能代表自己,谁能保证网信不会和代表私兑,更要抵制网信内部筛选出的所谓的代表。

目前北京、上海将举行一系列的WQ活动,广大出借人可以就近前往:

网信上海出借人维权活动

北京活动:

网信北京出借人活动通知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网信屡次的不受信用和拖延,已经把广大的出借人的耐心和新人全部消磨殆尽,大家应该抱着立案的心态,积极投入到争取立案的行动中,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争取自己的血汗钱回来,记住一点,等待和被代表永远不如亲自用行动来争取划算。

如果你想曝光网信逾期合同,请录入你的逾期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