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今日网信现场进展

网信出事这么久,我是第一次在工作日的时候去的网信现场,说实话,真的很失望。

上周日去网信的时候,和网信B座的租户闲聊,人家居然说,B座大部分都已经卖出去了,成了私人财产,让我大吃一惊,于是我才决定在周一去网信谈谈到底糟糕到什么地步。

在上午8点多,我就到了网信大楼的外面,天气就像出借人的心情一样,沉闷沉闷的。

8点到9点多,并没有见多少网信员工上班,或许是走了地下车库了吧,或许真的向外界传闻的那样,网信内部核心骨干和员工走的已经差不多了。

在8点多,网信A座接待室外面就已经聚集了很多的出借人,大部分为女士,接待需要先登记(或许登记没什么用,也就是他们所谓的防止假冒的出借人来闹事),然后就进入接待室洽谈。所谓的洽谈,不过是一级接待(普通员工接待),在接待室,就一个现象:一问三不知。我问,供应链007的为什么没有任何回款消息?他们所不知道;我问说好的9月中旬出的兑付方案,能按时出来吗?他们不知道;我问下次投资人见面会什么时候开?他们不知道;我问那你们知道啥?他们说,我就是接待的,就能安慰下你们,其他啥都做不了....这接待有什么用?

9点左右,大约100-200人开始举起标语呼喊口号,让网信、先锋还钱,让lhx下来接见各个出借人,先是在A座接待室外面喊口号,大约半小时后,又转移到了B座外面喊口号。我们不是闹事,我们是想通过这种无奈的方式给网信施压,让网信知道我们的诉求,让lhx给我们一个答复。

网信A座外的呐喊

大约10点左右,警车开到,大约五六个警察、一个领导,领导在拍照,大声警告不能举标语,不能聚众喊口号,并没收所有人手中带有标语的A4纸。其中一个警察表示可以搭建一个平台,让我们选出代表和网信领导对话,接下来几个小时就是警察和出借人之间互相协商如何沟通的问题。

期间,就选谁当代表时,遇到些不愉快的事情,本来要出来5个出借人去和网信领导见面,现场供应链的人很少,我们想推一个供应链的大哥上去当代表,可是另外一两个出借人大姐感觉很霸道,只能允许为自己说话的人存在,极力的把他推出来了,理由很简单,人家说:你第一次来的去干什么啊?呵呵。

最终五个代表全部为女性大姐,这五个代表并非我们一定想要推荐的,而是人家自己举手,我们最终是想要Lhx能出来见我们所有的出借人,而不是某几个被代表的人,说白了,谁都怕那些代表只为自己说话;而且这几个大姐,我真的怕不是理性的表达,毕竟在大事上,还最好是需要男性来沟通交涉(此处不含歧视性质,下午的事态发展果然验证了我的观点)。

在警察去楼上和网信高层交涉的过程中,出借人也在互相打探消息(没有那些所谓的网信领导层的消息来源,我们这些弱势的出借人也就只能这样互相打探了,呵呵)。

警察听取大家的意见和诉求

一开始,警察让代表和刘总来见代表,呵呵,这多少次都没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人,见了又有啥用,还不如不见。大家继续要求见lhx,警察继续和高层交涉。

下午,在坚持了很久lhx都没有下来的前提下(呵呵,凭什么lhx就这么大的架子,一个xf的大领导居然这么怂?都不敢面对她自己的投资人?都不敢下来给广大出借人一个解释?),cl终于下来和出借人下来了。

见面现场不容乐观,被各个出借人围着的先锋副总崔玲,在大家不断的询问中做了一些回复。

1、网信目前还没有足额的现金,或许几个月内会有现金(通过变卖资产)

2、方案可能会在十一之后出来(但是后来被逼急了,又说9月中旬可能会出方案,但是方案不成熟,可能会是初步方案)。

3、崔玲说,逾期的合同还款一直在进行,还说消费贷的回款是一直在进行的(还是没说供应链的消息)。

4、关于有些出借人提出让张振新或者张立群和出借人见面的要求,崔玲以没有获取相应的授权为由拒绝了该要求。

5、还有些出借人要求网信高管以个人资产收益归还出借人,崔玲说正在梳理网信和先锋高管以及理财师的资产。

6、其他的就是一大堆扯皮的事,不在一一道来。

2、总结

自从网信从5月份开始出现爆雷迹象以来,官方出了各种方案,先是梳理资产(没了下文),后来说9月中旬要出方案(再三推迟到十一之后),而广大出借人的耐心和对网信的信任也在一点一滴中消磨殆尽。网信的无休止的拖延和政府不接受立案更是让出借人心中惶恐。网信在不断挑战出借人的底线和忍耐度。

在这严峻的形势下,我们出借人更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大家团结一致,争取通过多种渠道,多种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各位出借人可以通过电视台、报社、更多的政府部门来表达我们的合理诉求,争取尽早让我们的血汗钱回到我们自己的手中。

最后说一句,广大出借人应该众志成城,团结一致,一起给网信施压,争取多渠道反应网信、先锋的恶劣事迹,争取早日让政府介入,争取让网信早日归还我们的血汗钱。一日不还钱,我们就不停息!

如果你想曝光网信逾期合同,请录入你的逾期合同